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線上看-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悲慘一生展示


上門狂婿
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
有关于黑蛟王的生平,灰袍人也在父亲南宫无敌的手札之中有过详尽的了解,知道此乃跟青丘王并驾齐驱的强者,在昆仑墟内独霸一方,没有对手。
不过黑蛟王的人生,却可以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悲剧。
为什么说他是个一个悲剧呢?
那还得从他功成名就的那一天说起……
八千年前的某一天,昆仑墟内雾霭弥漫,死气森森。
生活在那一天的兽修们,心中都深处了一种不安之感,仿佛将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。
就在废墟内气压讶异到顶点的时候,天边突然雷声滚滚,无数黑雾如同布匹一般,遮挡在众人的头顶,那惨白的电弧在云层内交织纠缠,似乎正在酝酿一场惊世雷暴。
灵泉田蜜蜜:山里汉宠妻日常 大果粒
那一年,青丘王风华正茂,带领着族人们在危机四伏的昆仑墟中,寻找这属于自己的一方净土。
回忆起哪天的风暴来,他至今心有余悸。
雷暴酝酿了整整一个时辰,最终把随着一颗颗斗大的余地,倾盆而下。
在一片雨幕之中,闪电和雷声交织成了一副惨烈的画面,那一天实在雷暴下的兽修,可谓是不计其数。
就在众多兽修为此心惊胆战之际,有一个另类却是迎着电闪雷鸣,直冲九霄之上。
那是一跳通体漆黑的蟒蛇,他的身体硕大无朋,带着无匹的气势以及锐利的眸光,冲入了乌云之中。
时至今日,依旧还有许多兽王无法忘记那另类当日的身姿,每每想起,都是心中佩服!
这个另类,便是后来的黑蛟王!
在当时,他并非是蛟而是蟒,也正是因为冲入雷云之中的举动,从而引来了雷劫临身,最终从一个碌碌无为的蟒族修者,蜕变成了族内的帝王,同样也是昆仑墟内唯一的蛟龙!
彼时,黑蛟王在漫天雷暴之中,气势如虹,迎着那一道道水桶粗细的闪电,笑声滚滚犹如洪流。
“哈哈,即便是天道之威,也无法屠戮我的族人,除非你先将我给灭了,不然休想在蟒族领地内降下一丝怒火!”
他的笑声,很快被霹雳惊涛一般的雷声淹没。
下一刻,天穹银芒爆闪,那些原本毫无规则可言的雷霆在霎时间纷纷调转了目标,锁定在了黑蛟王的身上。
天道虽是混沌意志,并没有任何自己主观的想法,但却决定不允许蝼蚁挑战自己的权威。
面对无数道雷霆的锁定,黑蛟王不但不后退,反而是被激发了勃然战意,在那一刻,他嘴里的大笑声,甚至隐隐有要将雷暴盖压过去的势头,在昆仑墟上空来回涤荡。
那时候,黑蛟王的修为在族群内并不起眼,跟成名多年的一代雄主青丘王,根本无法相提并论。
饶是如此,但从他直面天道威严那一刻开始,昆仑墟内的众多兽修,意识到一颗明日之星的冉冉升起。
当然了,前提是那个另类能够从中活下来!
雷暴整整持续了一个白天的时间,而拿到笑声也坚持一个白昼,虽然到最后微弱到了足以忽略不计的地步,却始终不绝于耳。
生财有道:猎宝商人神秘妻 暗芝居
那个另类活下来了,从天道的怒火之中,活了下来!
就此,一段神话,在昆仑墟内拉开序幕。
只可惜,成为了无上王者之后,黑蛟王过的其实并不开心。
听青丘王讲述到这里,宝儿是满心的不解,忍不住打断:“他为什么不开心,明明都已经成为了可以和爹爹平起平坐的王者,他在怎么说也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?”
不等青丘王对此作出解释,一旁的灰袍人却是率先无奈苦笑。
“呵呵,换做是我,在那样的生存环境之中,也会高兴不起来的啊!”
宝儿追问:“为什么?”
灰袍人反问:“试想一下,若是你们青丘一族内,出现了一个与你们并非是同族的王者,你会有什么样的心情?”
“并非同族的王者?”宝儿喃喃的说着,随即态度坚决道:“这怎么可能,若不是我族,又怎么可能会成为我们的王!”
青丘王摸了摸她的脑袋,语调充满感慨:“这就是黑蛟王活的不开心的理由,也是他为什么明知归一大劫凶险无比,最后却依旧要冒险的动机!”
闻言,宝儿是根本无法理解这其中的缘由,最终唯有将目光投向身旁两人知道事情始末的人,想听他们的相关解释。
“黑蛟王修为通神,气概更是举世无双,但他却是全天下最可怜的一个存在!”
话至于此,灰袍人无奈的摇了摇头,旋即接着道。
“蟒族里面的蛟,虽血脉上相近,但是并非同类,至于传说中的龙族,更不会将蛟龙这种低等的存在纳入自己的同类之中,他其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另类啊!”
宝儿心中立刻有所领悟,试探性的问着:“您的意思是说,蟒族根本就不认可他们的那个王么?”
灰袍人纠正道:“已经不是认不认可的问题了,而是完全没有将他当成是同类,虽然表面上对于黑蛟王的命令奉行到底,其实暗地里确实阳奉阴违!”
话音刚落,一旁的青丘王补充道。
“一个不被族人认可的王者,心中的不甘于愤怒可想而知。
八千年前,他为了族人,不惜以微末之力直面天道神威,虽成就一番王图霸业,但最后却得不到任何的支持,反而引来了族人的排斥,这不是一场悲剧,又是什么呢?”
“有了那样的一种处境,黑蛟王自然是心中无法忍受,于是便决定要迈出那最后一步,若是成功便从此化龙飞升,若是失败,那也好过在在族群内浑浑噩噩!”灰袍人淡淡的说着。
这个故事,听到这里算是彻底完结了。
虽然青丘王和灰袍人只是说了黑蛟悲惨命运之中的一部分内容,但却已经让宝儿听得是泪如雨下,仿佛沉浸在了对方那黑暗而且讶异的人生之中,无法自拔!
半晌之后,宝儿啜泣道:“蟒族也太可恶了,竟让将一个神威无敌的帝王,硬生生的逼入了绝境!”
青丘王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后背,旋即将目光对准了倒在脚边的木人:“如今蟒族已经彻底的覆灭,我们倒也没必要在去批判他们的过错了,只是这尊木人,怕是来历非凡啊!”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